alexhu

標題/     編號/1     發表文章時間/Wed Sep 1 11:29:35 2004
作者alexhu     作者網址http://
 

胡業民
一、 從有序宇宙到有序社會
如果說人類對於一個井然有序宇宙的認識,到了牛頓發現萬有引力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那麼無怪乎牛頓之後的五十年,英國格拉斯哥大學道德哲學教授亞當史密斯,在1776年發表了國富論一書,對各個國家財富累積形成的原因和本質的探究,應說是發現了自然法則(秩序)在經濟運作上的原理。
史密斯肯定社會經濟透過利己心(短期、中長期的有利性)的運作,最終猶如有一隻「看不見的手」的指導,使全社會無形中獲得最大的經濟福祉。而透過市場和專業化分工-包括國際的交易在內,一個自由貿易的時代開始瀰漫開來。彼時各國有識之士莫不籲求各國應該開放開戶,施行自由經濟的理想。祗是騎在炮彈上的開放理想,和騎在炮彈上的耶穌一樣(蔣夢麟語)被人誤解拒絕。
二、巨大的實驗代價
過去兩百多年,委實是史密斯市場經濟的理論被檢驗的過程。一方面落後國家要面對先進國家市場擴張的壓力,有反對帝國主義的侵凌,同時混雜著試圖用計畫經濟取代市場經濟的效率。但是經過百年來共產實驗,或是官僚族閥式的半調子資本主義表現,證實均無法與市場力量的定律相抗衡。實驗的過程之中,徒然加劇了人類物質上及心靈上的苦難。
甚至在已經體認市場自由化規律的國家,亦發現要人割捨部分主權,服膺有秩序的市場定律也屬不易。 1947年美國等繼國際貨幣基金和國際復興開發銀行之後,提出國際貿易組織ITO的構想,當時雖獲53國簽字,但終於因影響各國經濟管理上和金融投資的政策主權而放棄。乃有改採由推動較容易的全球「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的談判來展開突破。
經歷四十餘年,一直到1986-1990美加基於GATT的成效,再次推動「世界貿易組織WTO」時,全球觀點乃趨於一致。反西方最劇烈的中國大陸、俄羅斯及我國等新興國家,莫不體認到全球化的重要,亟力爭取要加入WTO。回顧人類觀念至此全球化,其勢力不可抵擋,實非先人所能想見,特別無論中國一五○年前排外觀點,或五十年前的反帝思想,如今丕變,人類思維的變化又是多麼維妙!
三、 兩岸衝擊-WTO的點穴之效
加入WTO不論就帶來更大的競爭機制,提升國民經濟福利,國人企業
可參與全球經營規模,對政府可消除官僚管制障礙,進而使基督徙主張經濟正義的彰顯,成為可能,此對海峽兩岸衝擊均甚大。實際上我國仍屬高關稅的國家,如蜂蜜是百分之五十的稅率,米、糖成本是國際價格的三與一點五倍,致使米果加工業根本沒有發展或外銷空間;檳榔價格成本是鄰近國家的五到十倍價格,這個非「自由貿易」的扭曲價格,驅使三百萬人誤導投入此一行業,生產資源大遭浪費。而過去政府採購不夠透明化,缺乏遊戲規則,弊案重重;更無庸談到對大陸產品重重不當的限制,和戒急用忍措施,使得正常經濟不能流通,國際上逐漸放棄以台灣為作業中心及進取大陸市場的跳板基地功用。
日前WTO卡達部長會議一役,兩岸在十一、二日同時加入世貿出奇地順利,對筆者言其早在意料之中。正是如此,國人面對此一全新的普世規則,和如何積極因應「經濟聯合國」的嶄新的世界,一時或尚未體會過來。
加入WTO對愈封閉、愈依賴補貼、愈要政府高關稅甚至禁止進口來「輔導」的行業,衝擊最大。我國不少產品便是在違反經濟原則的官僚措施下喘息。尤其過去兩岸無論在商品、資金、投資行為、航運、人員互動、學校教育方面在政策上都儘量採取隔離的情況下,此番衝擊所帶來的商機和變化將屬極大,我國在經濟困窘的此刻,及時接受WTO,一鼓作氣完成開放措施,相信對經濟會產生甦解效果,兩岸經貿正常化,當然也容易因而帶來穩定的兩岸政治關係。善於利用WTO機會,在打破官僚怠墮和反自由化措施上,甚而化干戈為玉帛,產生點穴之效應毫無疑義。
四、 神學上的思考
加入世貿組織是普世人類經濟價值全球化的整合,這不是人類思維的意外,而是世界必然的趨勢。特別是有百分之九十的世界貿易都被規範在內的情境下,人類世界觀和思想可能從此改觀。在可見的未來,國際貿易、跨國投資以至人類經濟福祉增加固不待言,但是強勢產業的經濟擴張和弱勢產業的收縮卻又加深了擴張過程中經濟波動的隱憂,而那些在普世的邊陲落後經濟,何時才能獲得超脫的機會,亦會令人質疑。
加入WTO原本應該較諸中國大陸關辦奧運帶給人更大的欣喜。對於承受天父交付人類治理大地的責任,無疑會更具有效率與公義。但是面對如此重大的變遷,不少人仍抱持審慎的態度,固然可以理解,但是世界趨勢的時間表似乎已絲毫不容吾人再瞻前顧後。基督徒可以預見這些變動所帶來的,正如兩刃的利劍,如何重新尊重市場經濟的力量、接受經濟調整時期的必要而不失悲憫之心。在時代巨輪轉動中,幫助弱群找到其定位和出路。我們要呼籲執政者施行良好措施,和教會注意經濟生活中鼓勵信徒在新時代中創新,同時在經濟波動中,不忘建立教會救援體系的重要。
當WTO似乎帶來人類經濟上「光明的春天」,但是在911和各樣災禍之後,人類理性是否真能戰勝那些扭曲和不義,我們處於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光景之中,如此恐怕也祗有善盡推動理想的責任,揮軍直入新的時代以後才知道了。




 
附件:
作者來自/210.66.101.190

上一篇     下一篇
我要發表文章     回公佈欄


回首頁